成为人类之前

:一个无厘头小脑洞(?)

“为什么杀人?”

李泰容第八次问金道英,金道英也第八次沉默着回答了李泰容

李泰容律师受到了金道英母亲的委托,要给她儿子这一单故意杀人罪打辩护,听说金道英和受害人是多年的发小。大家都是收了钱做事的人,李律师并不打算嘘寒问暖地套金道英问题 ,然而一小时前金道英除了一脸无表情地盯着桌子以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应,李律师前不久刚坐上律师院最佳副总律师的位子,屁股后面还有各种看上他位子的狮子和老鼠等着他去处理,他可没功夫陪着金道英玩

终于忍无可忍,李律师把带过来的文件袋往桌上一砸

“金先生,我希望你先清楚一点,如果你不向我提供任何案件记录,那么一周后等待你的只有死刑处分,为了保佑家人,请你虔诚地和受害人认罪,上帝会因此宽恕你。当然,如果金先生是被冤枉的,请和我讲清楚事件的案发经过,我有那个能力保证可以让你减轻……”

金道英望着从文件袋里散落出来的几张纸,耳边李律师的声音越来越小。第一张是受害人的个人资料,金道英还记得上面那张照片,那时他刚收到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兴奋地为了拍证件照片直拽金道英陪着剪了个四六分的中分油头,别说还挺帅,做完后他嚷嚷着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转眼结账时收银台的小妹却红着脸颊向他要着联系方式

金道英笑了,他想起小学时为了掩盖尿床会陪着自己一起往身上泼冷水,中学时傻傻地冒着大雨跑来家里给送暑假作业抄,高中时会嘲笑他第一次谈恋爱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牵女生手的,他喜欢叫小香猪的那个人

也是女朋友移情别恋了学生会主席分手后一起毕业旅行的晚上,压在身上一边脱掉他的牛仔裤一边靠着耳朵甜腻地喊他“道英哥哥”的那个人

金道英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笑,那个人明明就很讨厌啊。小时候拿毛毛虫吓他只是因为喜欢他吓得躲在自己背后时紧紧抱着自己的感觉,谈恋爱只是因为想看看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吃醋失落的表现,那晚做了以后睁着眼想了一晚上第二天要如何答应他的表白,结果只听见了他沉默很久后的一句“对不起”

这个死鬼……当初要我答应人家表白时还说自己观察力好已经打量了很长时间确信那个妹子是真心喜欢自己,明明就是骗人的,那不然为什么她抛弃我了,你也看不出我一直都喜欢你?

“…金先生?”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为什么要杀人?”
金道英抬起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转了转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是他和别人的订婚戒指

数你最深得我意,也是你最不识抬举

“因为我爱他”